in 歷史上的今天

歷史上的今天-2007.04.24

前幾天看見某些板上在討論某些自由軟體的好壞,效能高低。這時常常會有人提出一個意見,然後說「應該怎麼改,怎麼改,就可以達到比較好的效率」,接著就會說這些自由軟體怎麼都不這樣改。

其實有時候不等這樣大放蹶詞的人是什麼意思,有時候他們覺得很好改的東西,也許會因為整體考量才不能這樣改。另一方面,明明知道很簡單,哪為什麼不順手改一下,送個 patch 回去呢?在哪吵架的時候,說不定這些東西已經改好了。

今天老師說,社群社會像一個共產社會,每個人都供獻每個人的能力,你不會因為你供獻多一點就吃虧,也不會因為你供獻少一點就覺得不好意思。不過如果都不供獻的話,這個共產社會也不會成立的,所以社群也是建立於各個人不自私的情況。

有時候回頭審思自已,到底為了這個 Linux 社群作了什麼事?雖然能力不足,不過些許的測試、翻譯和修改一些小程式,我也是有作過。不過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,隨口說說就是洋洋灑灑的二、三十項。

各種 OS 有各種 OS 的好處, windows 的人性化界面總是比目前 Linux 好的多了,Windows 下的遊戲、開發環境和一些工具軟體,使用的人也是比較多。不過依照目前發展下去,也許有一天 Linux 也是可以追上 Windows 的,或是發展出自已的一片天。

不過我還是很愛用 Linux ,只是覺得他是一個還滿方便的作業系統,也是我喜歡的環境,對我目前的工作、或是學業也不會有影響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