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歷史上的今天

歷史上的今天-2006.09.20

從小的教育就是教導小孩要說實話,而今天的事情讓我不知道「說實話」到底是對的還是不對的。當在孩提時代,父母親都會告訴小孩,不管什麼時候,你都要當一個誠實的人,而今天卻讓我感覺到我說了實話卻傷害很多人,不說實話,傷害的是自已。

今天發生車禍時,而我在現場,我是除了車主之外,第一個靠近她們二個的人。不管怎麼樣我都是證人,而且我在現場都表明著我在這等她們,於情於理我一定要作證。而且我也不能袒護任何人,因為現場哪麼多人看到,我只能說我看到的事實,要不然今天走不出去的可能就是我了。

妳們會怕黑道,我也會怕黑道,我也是看的出來他們有黑道背景。你們怕惹事,我也是會怕惹事,我今天出來作證並不代表我想當英雄,而是逼不得已。英雅有哪麼好當嗎?我知道妳們心裡很急,心理很難過,我也看到了早上見到逸媽媽以淚洗面的樣子。可是,我不能說謊,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上法院,我是不是能說謊的一個人。我只好告訴你們一些我所知道的事來化解這次的困難,我如果說謊,哪今天出問題的可能就是我了。

這讓我回想到野豬大改造裡面的一段劇情,當修二在前幾天因為幫助一個遭到騷擾的女士而毆打該位騷擾者,但是卻被警察抓去問話,而懷疑他動手打人。過了幾天之後,他看到幾個不良份子在欺負一個人,但是這次他卻沒有出手幫忙了。這一段是讓人覺得一次的不信任,而產生對社會失望,而對某些事失望,我想,我現在也可能是這樣子吧。我想,逸和他家人也是這樣子吧。

又讓我想到在劉墉的「鐵口相士箴言」裡有一段話如下:

「你這一年,運氣特佳,無往不利!」算命先生說。    一年沒過,某人怒沖沖地跑來:  「你說我運氣好,可是你知道嗎?我上個禮拜差點沒命!」    「你到哪兒去了?」  「我去了中美洲的戰區。」    「這就是了!」算命先生請某人坐下:  「你想想看,從古到今,有多少算命的,  他們為什麼沒算出唐山大地震、也沒料到南京大屠殺?  按說他們早會發現許多唐山和南京的人,在同一個時間死,  而能知道有大災難來臨,他們為什麼沒能預警呢?」    算命先生嘆口氣:  「如果一個好命的人,偏愛跟亡命之徒在一起。  或一個好運的人,碰巧和一群壞命的人搭飛機,  那一個好命是敵不過許多壞命的。  天災、人禍也是這樣。  個人的命再好,碰到天災人禍,也是擋不住的!」    某人怒氣平息了,算命先生送他到門口,叮囑地說:  「人命易算,天命難測!自求多福、趨吉遠禍!」
運來了,擋也擋不住,但是面對各種事情還是要自行小心。我覺得我最近的運氣除了這件事之外還是算是不錯,希望逸和他家人也是一樣,能快點解決這件事情。

逸媽只是想保護他的家人,其實她今天有說了一些讓我很難過的話,不過她事後也道歉了,我想這些難過的話就讓它過去吧。而眼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盡快把事情處理完,不要再讓它節外生枝。以後會不會在這麼相信人心?我想等我的朋友如果再次遇到問題,我還是會挺我的朋友到底,只要錯不要在我的朋友身上,我並不想說謊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

  1.  唔,很難說到底是誰錯…。

     都只是以為覺得這樣子做才是最好的結果,所以才會選擇這樣的做法吧。
     只是人常常會被很多事情影響,而忽略或遺忘了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…什麼才最優先的……。

     好來好去當然是最好不過的,但那是要在對方與自己有同樣想法的條件之上~…因為有些人只會把你對他的好當成是理所當然,或甚至是當成示弱而開始「軟土深掘」~……

     老實說這種情況也是有,但總是沒辦法習慣啊…,真討厭~Or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