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歷史上的今天

歷史上的今天-2006.09.17

這幾天發生了幾件開心、又難過的事,不知道是怎麼了,感覺附近的人一整個帶塞,一直出事情。

在颱風還沒來之前,我跟我家珮庭一起去墾丁玩,一路上風光明眉,太陽普照,一點都感覺不出有颱風要來的情況。我們這次的行程是從加樂水哪邊繞回來,第二天才去玩南灣。

加樂水真是個超熱的地方,沒有樹、沒有任何的建築物,標準的岩岸海岸。到了哪邊利用買的入場卷,可以搭乘該地的導覽列車。老實說介紹的是不錯,不過國語、台語夾雜,擴音器又不清不楚,真的有點不知道他在說什麼。跟我同車的還有一家中國面孔的華裔,看的出來他們完全聽不太懂解說員到底在解說什麼。

接著再到風吹砂,也是荒蕪一片,不過可以遠眺美麗的海景。

今天的行程最後是到台灣的最南端,瞭望巴士海峽。想像一下自已在全台灣的最南部,遠遠的望著遠方,四週有的只是一塊一塊的岩石,直覺得全台灣的紛紛擾擾都離我遠去。寂靜而悠閒的生活,耳裡只有海潮拍打浪邊的聲音,享受著這個大自然的美景,此時真想讓我拋棄一切,永居於此。

晚上找完住的地方,接著去夜市吃晚餐,今天就這樣過去了。

第二天起個大早準備前去南灣游泳,結果到了南灣,只見到一條一條黃色的封鎖線,圍繞住所有的入口,也纏繞了我們的心。沒想到颱風的海上颱風警報已經發佈了,所有人都沒辦法下去玩水。我們只好漫無計畫的尋找屏東倒底還有哪裡好玩的,在一條叉路上,我們看到了「出海口」。這個地方是核能發電場的水流出海口,一邊是如同各種生態的窩一樣的礁石,有許多人在哪浮潛。

昨天逸和筑要到高雄來玩,我和他們約了中午去吃飯和看電影,電影看的是「死亡筆記本」。我覺得死亡筆記本還滿好看的,我原本以為他是鬼故事之類的,在死神「路得」出來的時候,我還被嚇了一大跳。這是一個鬥智的故事,在 L 和擁有死亡筆記本的夜神月,互相推理和尋找對方的過程,不過很可惜的,目前竟然只有上集,要看下集要到十一月才有,好心動啊。

晚上我們則約要去布魯樂谷玩水,而在布魯樂谷等待她們二個前來的這一刻,我想,這是一個讓我終生難忘的一刻。

在他們用很開心的心情大聲的討論我和女朋友在對面等著他們時,我抬頭望向他們,這幾秒鐘之內發生的事,讓人不可置信,只聽到碰的一聲,車禍發生了。我聽到聲音後抬頭只說了一句話「幹!他們闖紅燈了!」。事情發生後,我沒有馬上移動我的腳步,除了因為距離離她們有點遠之外,我不想去面對的是「車禍的人真的是逸和筑嗎?」。這短短的幾秒鐘,在我心中,可能是世上最長的幾秒鐘,我緩緩的移動著腳步,前去觀看車禍的現場,在馬路中央,躺著二個人,地上幸好並沒有太多的血跡。

我先去看筑,筑一動也不動的彷彿已經沒有任何的知覺,我輕輕的呼叫著筑,看著她背部還有起伏,就是還有呼吸,腳還不停的晃動,我安心了許多,我低下頭輕聲的告訴她,別緊張,救護車快來了,不要緊張。安撫完筑後,轉身再看看逸,發現眼睛是打開著,意識還很清楚,臉上流著一些些的血,看起來沒有大量出血,這樣就比較好了,拿著她的手機給逸,讓逸撥打回家和他父母說一聲。

過了幾分鐘,救護車送到,我詢問了一下到底會送到哪去,就繼續處理現場的事了。到了醫院後,我看到了小筑,她一直驚魂未定的重復同樣的話語,一直問我同樣的問題,看不到逸的情況讓他更加的慌亂。直到下床走路看到逸時,她才有一點好轉的情況。

不幸中的大幸,二人都沒有傷到頭部,身體的皮肉之痛應該是比較讓人難過的,不過傷口都不會很大。最大的受傷大概就是筑的下顎縫了六針,逸的骨盆有點傷到。

後記:在他們發生車禍之後,我發現騎車的速度瞬間從 70 降到 50 。每個轉彎也都很小心的看著四週的車輛,騎到一半,都會小心後面有沒有車子會靠近。十次車禍九次快,一次是自已的不注意。再怎麼樣也不希望再看到這件事情發生了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

  1. 對不起啊,嚇到你了,我也不知怎麼會發生車禍的,唉,我全身都痛,在換藥時,差點要殺人,因為紗布同我的皮一直拔下來,痛的要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