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歷史上的今天

歷史上的今天-2006.06.19

每到星期六、日就是我亂跑的時候,不過每次出門都會有一種出去了就不知道怎麼回來的感覺,尤其是跟丫昌出門。他除了沒有方向感之外,最重要的是,他很愛裝作他很有方向感。

這個星期六、日跑去了幾個地方玩,星期六去饒河夜市。出發前查了一下地圖,就衝過去吃晚餐了。我和丫昌有一個默契,就是看到很多人排隊的地方,就會跑去排隊。一到哪就看到門口排了一堆的人,原來是賣胡椒餅,我們當然也去排來吃了。在饒河夜市裡看到一堆很便宜的衣服,都 99 元起跳,著實的心動。

星期日則是跟珮庭去 friday 吃中餐,friday 裡的東西貴是貴,不過還滿有特色,也滿好吃的。其實點了什麼我已經有點忘記了,不過就是辣的爽口的感覺,下午陪珮庭他妹去政大,晚上就是 neo 的生日聚會,真是忙碌的二天。

我昨天在 merbleu 的 blog 上讀到這他所發表的「敗類!!天理不容連結失效」,其實我是反對死刑的,因為我相信任何人都會有良知,也會有改過向善的機會。而嚴刑峻罰並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。因為真正的壞人你關再久,不會變的還是不會變,但如果會變的呢?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個?每個人的感官都不一樣,嚴刑所帶來的結果也會不一樣,殺人、強姦、惡意傷人就判死刑,哪麼這個世界就永遠不會有這些人了嘛?人還是會出現,會變少嘛?我想未必吧。

我在第四台看到一部電影–「三個好人」,這部電影裡主要是訴說受完刑罰之後,回到了正常社會,這些人的心態是什麼,我記得裡面說過一句話「法律沒有判我死刑,但是外面的人全判我死刑」。出獄後面對的社會更加殘酷。所以這是這些人會一再犯錯的原因之一。

我相信人是會改的,也相信不會改的人再怎麼樣也沒有救。國家有沒有救是看人民有沒有良知,而不是制定更嚴厲的法律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

  1. 個人觀點不一樣吧,我相信人性本善,而人性是會變善的。也許我這一生沒遇到什麼壞人,遇到的壞人,我也不記得了。所以才會讓我有這樣的想法吧!
    不過同樣的,犯罪不會因為重罰而減少,會減少的原因是因為確實的執行法律。台灣的問題在,不能確實的執行法律,關說/紅包的問題過大,上梁就是罪犯了,要怎麼要求下梁是正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