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歷史上的今天

歷史上的今天-2005.12.31

望著遠方的夜裡還閃爍著燈光的斜張橋,這是最後一次哪麼悠閒的看著它了,等了一年多,等的就是今天,這些五百多個日子,每天都是在等這一天。最後的日子終於來臨,不是面對審判的時間,而是走向自已計畫的未來。

從二營一連,調二營三連,再調煙幕營,一連調了哪麼多地方,我已經沒有人像我哪麼坎坷了。從新適應了哪麼多次,雖然,一次比一次快,不過還是菜了很久,直到最後一天,感覺還是菜。

最後一天要離開營區前,平常是下午六點離開營門,結果我竟然要站下午三點到五點的哨,還真是利用到最後一刻。不過還好的是,沒有站完,要不然會氣死。

什麼都是假的,只有退伍才是真的,軍隊裡面都是假像,不管是任何的資料、設備、或是任何的訓練,都是假的。而唯一在軍隊中所獲得的東西,大概是體能吧,還有如何應付各式各樣的人。任何的事情,一張關防、一份人情,再重要的事,都可以從有化無,或是從無化有。

這一年來的回憶還歷歷在目,沒想到時光飛逝,歲月如梭一年一下子就過去了,去年的這個時後,在莒光日,我還坐在下面,聽著學長說的退伍感言:「幹!真爽,我退伍了」 但現在,終於輪到我說這句話了。

如果軍中是個小社會的話,我體認到這個社會是自私的,沒有所謂的有情有義,所有的事情都是以自我為中心,或是小團體為中心。雖然我還是寧願相信,信任每一個人,但是,結果卻不是我想要的,看到、聽到、所作的都不一樣。

在軍中,不到最後一刻不會確認事情的結果,在這最後一刻,我拿到了我的退伍令,這就是真的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