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上的今天-2005.05.23

二週沒放假了,沒想到現在又是收假的時候了。

沒想到在我的生命中,又有一個生命自殺了。隨然仍然和之前的一樣沒有成功,但是還是讓我難過了許久。

上一次發生同樣的事情至今快五年了,五年了,但是還是記憶猶新。她每次的自殺時,都會打電話跟我說。每次都要好說歹說的勸她,不過每次都沒成功,從割腕、吃安眠藥…。我總覺得,她只是想找個人關心她而已。


這麼多年了,現在只是偶爾有連絡而已,希望她過的還不錯。

前幾天,我們班上的某位弟兄,竟然在中午午睡睡醒後,自已躲到一個沒人的地方自殺。還好最後我們有找到他,他只是用小剪刀自已左右手各劃了十幾刀。其實我並沒有看到實況,只是短短的時間內,就止住了血,我想,應該不會劃的很深吧。

什麼事情總會有動機,而他的動機據他自已所說的,只是本週沒有休假而已,而我們上週戰備,我們其他然也是一週沒有放假了,可是他因為腳痛,他上週也是有放假。所以,事實上,只是自已心裡的壓力,純不想在軍中而已。

後來有跟他聊聊,他真的是不想要服役,只是覺得壓力大,覺得自已有憂鬱症,想讓自已因而退役、停役。

顯而易見的是,現在的人抗壓性真的很低,我們部隊裡面,已經很輕的學長學弟制了。幹部哪邊也不會給很大的壓力,該作的事作完就好了。他也沒有負責什麼業務,只是一個裝備的保管人而已。這樣輕鬆的兵,如果是我的話,我應該會當的很開心吧。

還好,我很少會有這樣想法,我也很怕痛,所以不用擔心我會自殺,這代表我的抗壓性夠嘛?

歷史上的今天-2005.05.02

有種人是朋友,有另一種人是好朋友!

無論在任何情況,只要你需要他們,他們就會出現在你身邊,這是一種感動,這是一種溫暖。每個人有許多的朋友,但是真正的好朋友可能很少。

而我身邊,就有一位這樣的朋友。


今天跟珊珊聊天,其實我們是一個非常相似的人,看她,就好像看一面鏡子。只是,她是女的,而我,是男的。我們就是這樣的好朋友,雖然,我們比較常在網路上接觸。

她說:沒有你真奇怪,想找人聊聊天時,都沒人,看你放假時,我覺得很開心。

什麼時候,我竟然也是讓人覺得這樣需要的朋友,我還以為我是哪種交到最後,大家對我都是點頭之交。說老實話,當我聽到他這樣說時,我還真的滿感動的。原來,除了我女朋友之外,還有人哪麼的在乎我。

她最近遇到一個讓她感動的男子,祝福她,希望他能幸福。

我跟她沒什麼,只是「好朋友」。

(這樣有沒有越描越黑啊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