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上的今天-2004.10.22

凌晨5點40分的天空,從東方隱隱的透出光芒,天亮了,太陽在對我們說早安。有多久沒有這樣靜下心來看著早上的晨曦了,這個時間,平常的我正躲在蚊帳底下,偷偷的摺著綿被中,深怕慢人一步而落後於其他人後。

之前放假完休息了幾天,體力果然恢復了許多,長久的勞累在放假的哪幾天一次舒解。再進去軍中,面對各種的挑戰也不容易覺得累了,這是我的體力變好了,還是他們的操課份量變輕了呢?其實,我覺得是我變的知道用什麼方法去偷懶的吧。作的到的盡力去作,作不到的,就想辦法投機一下,免得讓自已太勞累了。

最後三天的技測也過去了,本班被選中五名壯漢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可能是因為技測時緊張的氣氛吧,他們都表現高於平常的表現。部長和清祥都作了60多下的伏地挺身,其中部長還拉了十下的單槓,還真是嚇死人,我連2下都作不完呢。

技測前真是讓人緊張的一刻,不知道會抽到誰,不知道怎麼測,一切的未知而讓人感到心慌。只要有一班整班被叫出去,就讓人以為哪些是技測班,不過最後才知道,只是叫出去確定一下體能情況的。班上有二位轉診大王,也取得了免技測證明,他們的體能,也比我們班一半的人好多了,不過…該來的躲不掉,最後還是被抽中去技測了。他們說,技測滿好玩的,尤其是大家一齊努力的成果,如果可以大家一起去的話,應該感覺更好。

選兵結果也在這次結訓假後抽出最後的結果,我目前被選中了飛彈指揮部的倍數抽籤,是好是壞我也不知道,只能乞求上天,能讓我抽到好的單位。

當兵,還真是個未知的挑戰啊。

照片: 我一輩子中,照的最醜的大頭照。
史上最醜的大頭照

歷史上的今天-2004.10.08

是自由的空氣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這就是當兵嘛?果然比想像中的還要苦。回來的前一個晚上,回想的是父親慈悲的叫我起床的聲音,在軍中,只有大聲怒吼,而沒有任何的自由。

問了許多人,相對之下,果然成功嶺是比較操的,可能是我分到的新訓單位比較差一點吧。早上下午伏地挺身、拉單槓,如果操課中沒事的話,也是拉單槓。偶爾也是跑跑2000以上的距離。


槍、真是沉重,書面上寫 3.5KG 卻比想像中的還要重了許多,每拿一次,就是以一個小時作計算。第一次提槍時,提到整個手臂,整個背部都在痛。刺槍術是一個令人害怕的課程,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口令,都是要求手臂的肌肉作最大的發揮。

第一次墾親,看到我女朋友,我的淚水就不小心落了下來,雖然事前就提醒自已,不可以掉眼淚,這樣會讓人憺心,會讓人難過,不過看到了她,我還是掉下來我的眼淚了。好想她,從來沒有哪麼想過她,有人在背後支持的感覺真的很好。

收到她的第一封信、第二封信…每一次都是感動,每晚夜裡,總要拿起來看個一次,看看她過的好不好,有沒有受什麼委屈,高不高興,難不難過,看了再看,卻止不住我對她的思念。

第二天打電話回家,聽到老爹的「喂~」,是個懷念的聲音。這時候,眼淚差點奪框而出。只能草草的說幾句話,說我在這過的很好,過的不錯,再說下去,我大概會在電話亭前面哭吧。

我原本以為我很堅強,但是這時候的我,卻是如此的懦弱。

士官長的話:「當兵是苦的。」

旁邊班上有2個天兵,一個是84號,一個是85號,84號是我國中同學。不管作什麼事,反應就是慢人一點。拿槍拿不正,作事作不勤,作不對,連打靶都打不到。常常被罵,不過他們還是活的好好的。

器材班還真是累人,每次出操前,要先準備好東西,然後再推到要出操的地方。出操後,又要把東西推回來,並且再整理一下,有時拿到比較不好的炮車(推車),連推都推不太動。

同一班的弟兄都滿好相處的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專長。班頭是台大獸醫系研究所畢業的,說話是標準的國語,聽他說話真是個享受。93號是淡大畢業的,偶爾偷偷跑去抽個煙,常常去夜診,其實應該沒什麼病,只是想拼轉診而已。94 號是打飯班的,是台科大畢業的,說話有點傻裡傻氣的,但是我覺得都是在裝糊塗。95號是一個想家的小孩,他說他從來沒有離開家超過一個禮拜過。96號是個小弟弟,才73年次,高中畢業就來當兵了。97號就是我啦,我覺得我是個懶人,什麼事也不想碰。98號是一個會很打人際關系的人,對長官,對弟兄,都是一樣。99號是球隊出來的,上半身的肌肉嚇死人,聽說他是憲兵預選人,他的名字還跟某個部長的名字一樣,我們都叫他部長。後面的…就不多說了,其實不是很熟。

在軍中,什麼資訊也沒有,只知道的是出操、單兵演練、軍隊,學到的東西只有軍中的事。如果我當初讀書有在軍中哪樣的認真就好了。大概就上研究所了吧。偶爾看到新聞就很感動,特別是剛好看到一郎破了MLB 80 年來的安打紀錄,更是讓軍中的弟兄高興了好久。

沒有當過兵的人,不知道當兵的苦,尤其是以前當兵的更苦,曾經一笑置之,現在身歷其境,果然是大大的不同。